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周口店二手房大海一瓢—应该知道的事(712)-明月几时有

大海一瓢—应该知道的事(712)-明月几时有

第七篇 运筹帷屋,决胜千里—古代战争
第十二章 河西之战
河西地区系指今甘肃的武威、张掖、酒泉、敦煌等地,因位于黄河以西,自古称为河西,又因该地区为夹在祁连山(亦称南山)与合黎山之间的狭长地带,亦称河西走廊,是中原地区通往西域的咽喉要道。
河西地区原来是大月氏部族的领地,后匈奴冒顿单于打败大月氏,迫其西徙,遂为匈奴占有。匈奴单于命浑邪王统治酒泉及周围地区韩宜可,休屠王统治武威及周围地区陈珂妮,控制西域各国,并南与羌人联合,从西面骚扰、威胁西汉王朝。
汉武帝运筹帷屋,为消灭匈奴在河西的势力,打通西域。建元二年(前139年)派张骞(?~公元前114年)出使西域,欲联络大月氏,夹攻匈奴廉伟。张骞在西行途中,不幸被匈奴俘获,他恪守气节,滞匈奴10余年后,率众逃脱村嶋孟,历千辛万苦,抵达大月氏。但此时大月氏以新居之处肥饶、安全,又与西汉相距遥远为由,不肯东向打击匈奴,使汉武帝合力夹击匈奴的希望落空。
经河南、漠南几次战役后,匈奴右贤王失去对河西诸王的控制,单于远徙漠北。在大漠以南对西汉王朝威胁最大的就是河西匈奴军。于是汉武帝将下一个打击目标指向了河西走廊地区。
第一次河西之战
元狩二年(前121年)春,霍去病被任命为骠骑将军,独自率领1万骑兵出征匈奴。这就是第一次河西之战。
他率军从陇西郡出发,越乌戾山,渡黄河,伐遫濮部,速斩遫濮王,又涉狐奴水,六天转战千余里,踏破匈奴五个王国民国无双,如摧枯拉朽般将河西诸小王纷纷击溃。霍去病在穿插分割并包围这些部落后,就迫降了他们,但从不抢掠他们的财产与子民。一则是为了减轻负担而便于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轻装上阵骚鸡公,高速推进,让其他顽抗的匈奴正规军始终无法做出有组织有计划的反击;二则就是为了孤立匈奴“钦差大臣”伊稚斜之子。接着,霍去病继续纵横河西,往北再回头向南,纵横两千里,在焉支山(今甘肃张掖市山丹县大黄山)南北杀了个来回,终于在皋兰山(今甘肃临夏县东南)与集结起来的匈奴部队短兵相接。经此一战,折兰王被杀,卢侯王被斩,浑邪王之子及其相国、都尉森永健司,全体被擒;休屠部的圣物“祭天金人”都成了汉军的战利品。汉军这边混沌神风流史,不但杀光了匈奴军的全部精锐,斩首8960级,并擒获了大量俘虏与辎重,而汉军兵力损失可忽略不计。
第二次河西之战
汉军取得第一次河西之战胜利后,为保证作战突然性,稍事休整,于同年夏,汉武帝命令霍去病第二次率军出击河西地区,并派合骑侯公孙敖随同出征,发起第二次河西之战。
汉武帝派博望侯张骞、郎中令李广率万余骑兵出右北平,进击左贤王部。霍去病与公孙敖合领骑兵数万,从北地出兵,分道向西进击。
霍去病出了北地后,已远远地深入到匈奴之中,而公孙敖走错了路,未能与霍去病军会合。
霍去病独自率领所部骑兵依原定作战计划,急速前进。采用大纵深外线迂回作战周口店二手房,先由今宁夏灵武渡过黄河,向北越过贺兰山,涉过浩瀚的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绕道居延海(今内蒙古西北),转而由北向南,沿弱水而进,经小月氏(未西徙的月氏人,今甘肃酒泉一带),再由西北转向东南,深入匈奴境内2000余里,在祁连山与合黎山之间的弱水上游地区,从浑邪王、休屠王军侧背发起猛攻。
匈奴军仓促应战。经过激烈的战斗,汉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打牌网,歼敌3万余人乡广美,迫降单桓王、酋涂王及相国、都尉等2500人,俘虏5王及5王母、单于阏氏、王子59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63人。汉军仅伤亡3千余人。浑邪王、休屠王率残军逃走。
但进攻匈奴左贤王部的军队却出师不利雪染千纱。该路军先锋李广率4千余骑先头部队先行出发,而张骞所率主力却未能按照预定时间出击,致使李广军北进数百里后,被左贤王军4万骑团团围住。面对优势敌兵,李广沉着应战,先令其子李敢率数十骑贯穿敌阵,以示匈奴军易破,稳定住军心,然后将4千骑布成圆阵,外向应战,用弓矢与匈奴军对射。激战2日,汉军死伤过半。最后张骞率主力赶到,匈奴军见不能取胜,遂解围北去。
汉军回师后,张骞、公孙敖均以不能按期会合,叛处死罪,后以财物赎免,贬为庶人。李广则功过相当,金恩荣未得封赏。匈奴伊稚斜单于得知浑邪王、休屠王两战两败,丧失河西绝大部分地区,十分恼怒,要对他们严加惩处。二王惧怕,无路可投,便于当年秋派使者赴汉乞降。
汉武帝封浑邪王为漯阳侯,将其部众安置在陇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五郡之边。为了切断匈奴与羌人的联系,西汉朝廷在河西地区先后设置了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从内地迁移大量人口到这里戍边、生产。
为了表彰霍去病在这次受降中的功绩,汉武帝再次下令益封1700户给霍去病。两次出击河西及接受浑邪王投降的过程中菲利普帕特,霍去病充分显示了其勇武、机智、果断的军事指挥才能,其声望、地位日增,与大将军卫青已不相上下。
河西之战是汉武帝继漠南之战后对匈奴所采取的又一次重大战略行动,也是汉武帝时期对匈奴最重大的三次战役之一。
这次战役的胜利,使西汉王朝完全占据了河西走廊地区,打开了通往西域的道路,切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为日后向漠北的匈奴单于、左贤王部发动进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霍去病征服河西,短短一年内歼灭、受降匈奴累计八万多,从此甘肃金城、河西并南山(祁连山)至盐泽(罗布泊),无匈奴,汉朝边民大息,武帝将陇西、北地、上郡的边防部队减半,由此大大减少了军费开支,减轻了百姓的赋税与劳役负谈情斗爱担。祁连山北麓有着匈奴最大的马场,为汉朝补充了汉匈战争中需要的军马,那片广阔的大马营草原亦为汉朝日后养马备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作者简介:
阮华卿,生于1944,山东威海人。1968年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分配进齐鲁石化,从事石油化工储运专业工作,为齐鲁石化首届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发表过专业技术论文10篇莫罗西尼,其中有的入选石油学会优秀论文选编。出版过散文集《文岭拾荆》、《秋野拾穗》、《英汉记忆手册》。
往期精彩:
大海一瓢—应该知道的事(7-03)
俄罗斯掠影(1)—莫斯科
巴拿马运河之旅(2)------ 公主岛
神州万里行(2)--------徽州古镇
汉庭顿图书馆 ------ 花园篇 (下)
追故乡2017(四)—白龙潭
邓家院子(一)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4 2018 06 19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