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周杰伦蔡依林同台学者全根先谈东北抗联口述史料-公众史学

学者全根先谈东北抗联口述史料-公众史学

东北抗日联军是由中国共产党创建并领导的第一支中国人民抗日武装天黑黑钢琴谱。对东北抗联的研究是抗战史的热点之一,近日,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就东北抗联研究的口述史问题采访了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全根先艾末末。
中国社会科学网:东北抗联口述史研究目前有哪些主要成果?
   全根先:东北抗联的口述历史调查相对比较滞后。口述史学作为历史学的一个分支,或者作为历史研究的一种方法,被系统地介绍到中国学界主要是20世纪80 年代以后,到21世纪初广泛地引起人们的关注。在口述历史调查开展以前,与之相关的史料收集与研究工作,有一批老战士的回忆录与传记问世,如周保中的《东北抗日游击日记》、冯仲云的《东北抗日联军十四年苦斗简史》、徐云卿的《英雄的姐妹(革命回忆录)》、温野的《镜泊英雄陈翰章》、李延禄的《过去的年代 关于东北抗联四军的回忆》、彭施鲁的《我在抗日联军十年》等。在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项目中心进行系统地开展东北抗联口述历史调查以前,这项工作实际已经开始,虽然他们的最终成果并不一定冠以“口述历史”这样的名目。譬如李龙先生帮助整理的《征途岁月——陈雷回忆录》,李敏同志的《风雪征程——东北抗日联军 战士李敏回忆录(1924—1949)》,于保合同志的《风雪松山客——于保合回忆录》,李在德同志的《松山风雪情——李在德回忆录》等,从其创作过程来 说,许多属于当事人口述内容,具备口述历史著作的一些基本元素。
   中国记忆项目中心东北抗日联军专题资源建设开始于2012年。这也是该中心建设时间最长、口述史受访人最多、收集文献载体形态最多样的一个专题。在东北 抗联专题资源建设过程中,他们先后在北京、辽宁、湖北、新疆、广东、吉林、黑龙江等七个省区,采集和收集了79位受访人、超过150小时的口述史料,同时 采集到东北抗联密营、战迹地影像资料约10小时。此外李初熙,他们还收集到纸质或数字版历史照片约1000幅、老战士日记手稿17册、非正式出版物138册件, 以及一些相关实物。
从 2012年开始,中国记忆项目中心在已采集到的东北抗联专题口述史料基础上,通过编写口述史文章,在《中国文化报》、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等媒体上东北抗日联军的战斗生活进行报道,国家图书馆网站还开辟“中国记忆”专题网页,发布东北抗联老战士及战士后代的口述史视频与历史照片。2013年9 月18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播出了中国记忆项目寻访东北抗联老战士的系列新闻报道,向全国观众介绍了几位东北抗联老战士的生活状况。直到2014 年9月18日,国家图书馆网站首页推出的东北抗联专题受访人的口述史料共35位。2015年8月,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 年,国家图书馆与黑龙江省兴隆林业局合作举办了“冯仲云图书馆”揭牌暨“重走抗联路”主题纪念活动,首次以“记忆空间”概念,推动在历史事件发生地进行文 献文物的本地保存和保护。2016年9月,中国记忆项目中心又推出了“中国记忆丛书·东北抗日联军系列”丛书三种:《我的抗联岁月——东北抗日联军战士口 述史》《最危险的时刻——东北抗联史事考》、《请把我埋在战斗过的地方——追寻失落的抗联》,前两种已由中信出版社出版。此外,由中国记忆项目中心东北抗 联专题顾问史义军先生编撰的《冯仲云年谱》,2017年即将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2016年,中国记忆项目中心还对冯仲云的女儿冯忆罗(八路军老战士)进行了口述史采访。
   近年来,对东北抗联口述历史调查与研究所取得的成果陈远辉,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影响巨大。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通过对东北抗联历史的深入研究,宣传抗联的光荣历史,弘扬抗联的革命精神,逐渐改变了原来我们八年抗战的提法,现在已经从国家层面,正式提出了十四年抗战。提出十四年抗战,与东北抗联的口述历史调 查直接相关。这一提法反映到中央层面,受到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与陈雷、李敏等东北抗联老战士的不断呼吁有很大关系。其次,通过对东北抗联口述历史的调查,还原了许多历史真相,使得一些原本默默无闻的抗联老战士得到了国家和人民应该给予的承认和荣誉罗梓琳。第三,通过抗联口述历史的调查范骏,获得了丰富的第一手资 料,使得对于抗联历史的研究更加细化,还原了一些历史事件的具体过程,从而使我们对抗联历史的认识变得生动和丰满。例如出生于1918年的抗联老战士孟宪 德, 1942年7月起义时加入东北抗联教导旅,随部队进入苏联,在通讯连担任发报员。2014年3月,中国记忆项目中心对孟宪德老人进行了口述史采访,老人讲 述了当年他在通讯连的经历,对于我们研究教导旅在苏联的战斗经历,是很重要的资料补充。还有当年在抗联教导旅第三营的老战士张正恩,2012年5月中国记 忆项目中心在采访老人时,他讲述了1945年日本投降前,他与另一名战士发现日本机场的具体经过;东北抗联女战士王铁环,在2012年5月中国记忆项目中 心接受采访时,讲述了她自己在抗联队伍中成长的战斗经历;等等宾阳乐队。所有这些,大大拓展了我们研究抗联历史的广度与深度。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中国社会科学网:如何在口述史资料基础上开展东北抗日联军研究?
   全根先:在东北抗联老战士口述史料基础上进行历史研究,应该说在口述史学被介绍到中国来以前就已展开。东北抗联将领赵尚志的外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党史 研究室研究员李龙先生对于抗联历史的研究,某种程度上就与他对抗联老战士的采访直接有关。通过对陈雷、李敏、于保合、李在德细川典江,以及赵尚志将军之兄赵尚朴等的访谈,他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再结合已有的东北抗联历史资料及研究成果,拓展了其研究的广度和深度。中国记忆项目中心东北抗联专题顾问史义军先生的 研究成果,许多与他广泛地对抗联老战士的采访有关。2016年9月,由中信出版社出版的《最危险的时候——东北抗联的史事考》,是史义军先生运用口述史采 访,进行抗联历史研究的重要成果黑狐之血风。在这本书中,许多内容是他进行抗联老战士采访的直接成果,如东北抗联的秘密工作、东北抗联中的女人们、东北抗联与胡子、东北抗联军服考、抗联将士的恋爱婚姻生活等,其原始资料很多来自抗联老战士的口述。
   不过,在口述史料基础上,对抗联历史展开深入的研究,仍然有一定的拓展空间。譬如在抗联老战士口述史料中,涉及到许多当时抗联部队的战斗与生活,有很强 的地域文化特色。这种地域文化,与东北大地上的自然与人文环境息息相关,既是历史文化的传承,又是独特战争环境下的创造。尤其是东北地区的民俗文化,可以说在抗联的历史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东北民俗文化的地域性特征,主要取决于其特殊的自然环境。东北地区的饮食习俗,对于抗联部队维持其生存能力起了很大作 用。在东北抗联与日本侵略者及其走狗进行游击战争中,由于日军对抗联部队进行全方位的经济封锁,“集家并屯,保甲连坐”,导致抗联部队与人民群众相隔离, 粮食补给、兵员补充、弹药供应都非常困难。面对这样的困境,抗联部队吸收和借鉴了当年满族“羊马随征,因粮于敌”的传统习俗,养成了一套独特的、极度节俭 的饮食习惯和超常的生存潜力。他们以炒面、肉干和泉水为主要饮食,什么动物肉都吃,甚至山野菜、树皮都成为他们的食物来源。东北民俗中的“吃菜现到山上 采”,是他们天然的食物保障。正因为如此,任何高山峻岭和林海雪原都阻挡不了他们对敌人的奔袭作战。满族部落吃干粮、炒米炒面的习俗大学自习曲,所说与努尔哈赤有关。《金史》《大金国史》《三朝北盟会编》等史书宛宛类卿,就记载了女真人“习惯炙股烹脯,以余肉和綦菜捣臼中,糜烂而进,率以为常”的饮食习俗。这种习俗,在抗 联部队的生活中也得到运用。
   遍布于东北各地的抗联密营,也与东北民居习俗中的关东土仓子有不解之缘。据《晋书·肃慎传》记载,满族的祖先肃慎人“夏则巢居,冬则穴居。”又据《魏 书·勿吉传》记载,勿吉人亦“居无家庐,负山水坎地,梁木其覆以上,如丘冢,然夏出随水草,冬入穴。”勿吉,就是过去的肃慎。勿吉人冬入“如丘冢”之“土 穴”,就是后来的地土仓子。地土仓子是东北山民在高寒山区环境中所搭建的简易住所。东北抗联部队在深山老林、茫茫林海中,对东北民居中的关东土仓子进行改造,搭建了许多更适于部队隐蔽作战的抗联密营。还有,东北抗联战斗生活中所反映出来的人文内容,抗联独特的文化生活以至政治生态,也与东北传统民俗有一定 的关系。东北抗联的将领中,既有像赵尚志、李兆麟、金策、张兰生等这样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也有像杨靖宇、冯仲云、周保中等这样的外乡人。他们之间的合作与矛盾,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不同地区之间人们的性格差异、文化差异。尤其是在赵尚志身上买土豆的故事,可以明显地感到东北汉子的果敢与刚毅,而来自南方的冯仲云,明显 带有南方文人的儒雅特征。这些来自不同地区的抗联领导人,他们与普通人一样,也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感,有喜怒哀乐,在极其严酷的战争环境下,也难免会产生矛盾与冲突。
因此,我以为,对于东北抗联历史进行研究,利用生动翔实的口述历史资料,从地域文化与习俗的角度进行挖掘,充分展示东北抗联将士们的音容笑貌,人文情怀,还有一定的拓展空间。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中国社会科学网:东北抗日联军研究重点应注意哪些问题?
   全根先:目前,东北抗联的历史研究可以说是成果丰硕。我以为,对于抗联历史资料的深入发掘与充分利用,仍有进一步拓展的余地。众所周知,由于东北抗联的 历史,涉及中国、日本、苏联、朝鲜、韩国等多个国家。但是,现在学界对于抗联历史的研究,主要还是对中国本土资料的利用和研究,对其他国家与东北抗联相关的历史资料及其研究成果利用不够煞妃狠彪悍。以日本为例。周杰伦蔡依林同台日本是侵略战争的发动者,东北抗联的历史古加奥特曼,就是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的历史。作为敌对方,日本侵略者为达到 侵占中国东北的罪恶企图,对东北抗联进行了大量的情报搜集与研究,许多资料至今还未公开出版,保存在各个部门的档案馆或图书馆中。徐砺寒如日本关东宪兵司令部,其中有大量日伪缴获的文件、日伪警宪特机关搜集的情报、抗日队伍中被捕或变节分子的供词,以及他们对中共满洲省委及其所属组织、东北抗日武装力量的分析研 究资料绿茵妖王。又如东北抗联部队中,有许多朝鲜将士,朝鲜人民的领袖金日成就曾是抗联队伍中的一员。在朝鲜,关于中国东北抗联的研究资料也比较多。还有,东北抗联后期在苏联的活动,关于第八十八旅——教导旅的历史资料,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档案馆、俄罗斯现代史文献保管和研究中心、俄罗斯联邦国防部中央档案馆等机构,就藏有一些东北抗联的历史档案资料。在欧洲与美国,虽然他们并不直接加入到东北抗联的抗日战争,但是,当时有一些记者深入东北地区,对于东北抗联的情 况有所报道。因此,我觉得,关于东北抗联历史研究,在史料的运用上,还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
 另一方面,我以为,在东北抗联历史研究中,还有一个研究方法的问题。过去,我们主要运用文献资料,很少利用口述资料。现在无恨歌,我们已经掌握了不少口述史料娜奥美丽莎。但是,口述史料有一个真伪的问题,有一个口述者相互之间记忆差异、口述者与文献资料不一致的问题。我们在进行抗联历史研究中,如何恰如其分、客观公正地对待历史、研究历史学历姐,对于研究者来说,面临很大的考验鲍莉鲍蕾。从抗联历史研究内容而言,口述史料的利用无疑使抗联历史变得更加生动鲜活,同时也使研究对象发生一定的转移。过去我们对于抗联人物的研究,主要是杨靖宇、赵尚志、李兆麟、周保中、冯仲云等抗联主要领导人,研究方法也都偏重于历史过程的描述,尤其是战争过程的记录与研究。现在,通过抗联战士的口述史料,我们不仅对那些抗联将领的英雄事迹的认识变得形象丰满,而且对于抗联部队的整体状况、普通士兵的精神面貌都似乎触手可及。抗联历史从此变得生动了,立体化了。作为传统史学研究方法的重要补充,口述史学在展示历史过程的具体细节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同时,我们仍然要继续开展对东北抗联历史的宏观研究,将其放在全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以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大环境中进行研究。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凸显东北抗联的历史作用,才能深刻理解中央提出十四年抗战的重大意义。这是东北抗联历史研究的一个重点黄慧丹,当然,也是一个难点。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5月10日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4 2018 03 07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