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咸水湾如何挺过情绪崩溃-妳好石小姐

如何挺过情绪崩溃-妳好石小姐

石小姐小時候和別的女生不一樣,愛看七龍珠。覺得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忍耐,比如每期更新前的那段等待,煎熬但有所期待;
後來長大了點,张韶轩發現我等的不是那一期期更新,等的是召喚神龍的那一刻,願望實現,何等的暢快;
終於不再追劇,發現最可怕的焦慮來自於,神龍召喚後的虛無,那一刻炸裂後,幻想七分世界角落的石頭如何重聚?又是一段漫長的等待,遙遙無期…
現在回想,召喚神龍是套路,這類劇情沒有結束,永遠有更新的劇情需要去找神龍幫助,最後發現再也不用找神龍,因為超級賽亞人把神龍PK掉了!
在無數次召喚神龍後,我們找到了遠勝於神龍的自身力量,可以戰勝一切!
過程都是把自己逼迫到極致,而迸發出無窮的求生本能,從而進化自己,達到:小孩-猴子-看了月亮的大猴子-賽亞人-超級賽亞人-超級賽亞人II-超級賽亞人III-界王神大人-超級賽亞人xxxx…
提煉下為一個詞:修煉!
在情緒低落的時候 有多少人想過用自殘的行為 來麻痺自己?或者說讓自己清醒些?我並不覺得這種自傷的病態行為有任何作用。別試,不酷,也沒用。那些遺留下來的疤痕只會不斷提醒著你,你有過難受到失去理性、失去自控的時刻。
我們知道許多健康的平復方式,只是,在暗夜裡,孤獨、絕望、悔恨、憤怒、恐懼……,爭先恐後噴薄而出,有時候讓人連站起來的意志都沒有。

我常常覺得負面情緒是一條河流,我在河流中行走,水面上鳥語花香,水下幽深亂流。
少年時,水位很淺米粒向前冲,我笑容明亮、身手矯健,偶爾沾濕鞋子。當世界逐漸露出並不溫情脈脈的一面,洪水洶湧。
有幾年,我時常被浪淹沒,使勁兒蹬幾下,才能露出鼻子尖兒,喘著粗氣大力呼吸幾口歡愉的空氣。有時只想躺在水里,「就這樣吧,就這樣吧,不想再掙扎」。
我並沒停止掙扎,大約是人類求生的本能吧。是在持續的黑暗時光里,我知道——
原來人是可以在水中憋著潛行的,原來人是可以召喚內心神龍重新浮出水面的雪女莫奈。
若干年後的今天,我非常領情那段時光。非常。
那種浮出水面的能力,我稱祂為「自暖力」,在暗夜裡自己暖和起來的能力。
如果說,我最希望自己的孩子擁有什麼能力,那絕不是如何登上人生巔峰,而是在深深的谷底,如何倔強地生活下去。因為,她總會遭遇谷底。
在那段時光里,我試煉過許多方式,「讓自己好起來」,哪怕就一小會兒。
如果你連站起來去運動、去買張電影票、去撥個電話給朋友的力氣都沒有,那麼,以下有三種方式或許可以將你暫時輕輕托出水面。

/ 01 /
The Power of Now
當下
我第一次嘗試「關注當下」,是在若干年前的某月,被我的心理醫師告知有「抑鬱傾向」的兩個月後。
只記得當時是在飛往香港的航班上,因為聽從了醫生記得建議,去到另一個城市,放鬆下心情,或許對我會有幫助,全程我只覺得累,什麼都沒意思。原本重要而嚮往的工作,也顯得負擔沈重。
醫生說,「覺得什麼都沒意思」是抑鬱的一種徵兆,而它如一個魅影,又出現了。
忽然想起朋友提過「關注當下」這個方式。我坐在逼仄的機艙里,開始將信將疑地按照朋友的指點來做——
並非冥想一個抽象概念,而是只關注這一分鐘周遭與自己具體的狀態,將全部注意力聚集在此刻:
我在機艙里,安全,乾淨,有序……靠窗的座位,我喜歡的位置……穿著毛衣,天藍色,薄而軟,有點細緻的紋路……還有黑色外套……這是我最喜歡穿的組合,簡潔、實用,冷熱皆宜……座位逼仄,我個子小,不覺得擠迫……懸在前方頭頂的屏幕播著安全須知,無趣,我帶著書……上海到香港,3小時,足夠我睡,我總是缺覺,我喜歡睡覺……
然後我發現,此時此刻,天未塌、地未陷,我並未面臨戰火紛飛、飢寒交迫。
這一分鐘,我安全、舒適,我好好的。下一分鐘的事,下一分鐘再說吧。
這個方式至今對我有鎮靜的作用。女兒意外受傷,我決定帶她去醫院。手忙腳亂收拾東西時,我把全部精力集中在此刻:
我還留著嬰兒推車,真好,這樣不愁抱不動……雙肩背包真好,我喜歡雙肩背包,真是偉大的發明……有網約車真好,半夜也叫得到車……
天未塌,地未陷,讓我先做好這一分鐘的事。
之前,我聽到這個方法時,很不以為然,不認為這樣的冥想能解決任何根本問題。
確實不能解決任何根本問題。依然離異,依然孤獨,依然疲憊。或者,孩子依然喊著疼,屋外依然寒風大作。只是注意力轉移,轉念發現,這一分鐘,其實我還好好的。
我曾經以為,只有解決根本問題,才是幸福的路徑。是漫長的「想得而不可得,你奈人生何」的日子,讓我接受,我不可能等到所有的靴子都落地,咸水湾才開始歡喜起來。
我們,必須能在前路不明、信心低落時,繼續生活著,盡可能平靜愉快地生活著。
只有繼續下去,答案才有可能出現。我想,這可能性就是度過那一分鐘的意義吧。
/ 02 /
The Power of Time
時光
每當我勇氣渙散時,我會讓自己回到初中一年級的一個夏日午後。
班主任忽然把我拽到一邊,語氣沈痛地告訴我,「這次你物理大概要不及格」。
我覺得,論把芝麻大的事兒營造出「後果很嚴重」的恐怖氣氛,我們中國老師的水準是一流的。
那一刻,我真覺得,愧對老師,愧對家長,沒臉見人,擔心女孩理科跟不上,感覺智商捉襟見肘,前途一片渺刘思希茫。時隔多年,當時臉上瞬間僵硬的感覺,依然如此鮮明。
等我們長大,才發現,這都算啥呀!後果遠沒那麼嚴重,而即使嚴重,誰還沒遇到過幾件嚴重的事修神至尊。
惶恐,只不過因為年紀小,沒見過世面、沒經過事兒,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不確信自己可以承擔。
所以,遇到眼前天大的事,我要自己相信——
如同初中的物理不及格一樣,終有一日,它會如此遙遠,如此無足輕重。
事實是,曾經讓我憂心如焚或是淚流滿面的往事,無一例外地變得遙遠,變得無足輕重了。
若你失去勇氣,想想你曾經扛不住又扛過去的事,你知道,眼前的事,你也會扛過去的。
/ 03 /
The Power of Space
空間
少年時讀到阿西莫夫一篇短文,大意是,如果外星人觀察地球,會發現有很多金屬小顆粒,飛速前進,並且經常互相碰撞。
那些金屬小顆粒,是汽車。從很遠很遠很遠的地方觀看此岸的世界,所見會不同。
難過的時候,我想象有一個我,飛升至10萬米的高空,俯瞰這顆星球:
如果是這個春天的清晨,我正在亞太地區上空,許多雨水在降落,許多河流在奔向大海,許多新鮮的樹葉綠得發亮。
我能「看到」東亞地區的三家迪士尼里人潮歡湧,千百個米老鼠形狀的氣球迎風飄動,成千上萬個孩子為身臨童話之境而神采飛揚。
無數家店鋪正在嘩啦啦開啓卷閘門,無數輛共享單車正在咔噠一聲打開,無數只雞蛋正在煎鍋里呲啦作響。
一節節普普通通的公交車和地鐵車廂里,數以萬計的人們正在給懷抱孩子的乘客讓座,數以萬計的父母正向讓座的陌生人道謝。
許多人在跑步,許多人在握手,許多人在出發,許多人在道別,許多人哼著歌輕輕擺動,許多人打開手機為新的段子笑出了聲柯荣亮。
數億人正躊躇滿志,數億人黯然神傷,數億人言笑晏晏王振轻,數億人氣急敗壞中……
The world is far from perfect, but it’s safe to say it’s BIG.
世界遠非完美,但我們得承認,它很大王希利,很大。
在地球上一幕幕上演的悲歡離合中,自己滿腹那麼深切的怨念、那麼膨脹的痛苦,不過是秋毫之末、恆河之沙。
當我在10萬米的高空,「看到」這一切,我會下定決心不再為某些破事兒繼續傷神。
正如大法官Aquilina對那上百個受到性侵的女孩說的那樣残王邪后,
Leave your pain here, and go out and do your magnificent things.
將痛苦留在這裡,去吧,忙你輝煌壯麗的事去吧。
世界這麼大,有無數輝煌壯麗的事,更值得期待與投入。我於是從10萬米高空,輕輕落回人間,既往不戀,縱情向前。
這決心與狀態,維持不了太久吴爱艺,但是我知道,我隨時可以重返天空,並在人世的千姿百態中,重新獲得力量。
/ 04 /
Last but NOT Least
最后
這就是我召喚神龍的秘密——
關注當下,回望從前,俯瞰世界。
可以幫助我們的力量很多,而這三種冥想,不需要工具,不需要金錢刘赫铭,基本上什麼都不需要。在腦海裡,它有時只是一閃念,讓我看到時間與空間中那樸素的道理。
但在黑暗時光中,我outgrow的最為至關重要的事,就是對自己脆弱的「恥感」。
世間確實存在對「脆弱」與「矯情」的鄙視,你不僅痛苦,更恥於自己為什麼那麼痛苦,你覺得周圍的人在說,
誰不是負重前行呢,你至於嗎姜修智?
你都失戀多久了,還沒好啊,你至於嗎?
世間比你不幸的人多了去了,你至於嗎?
……
那麼,請先理直氣壯地默念一句,「我就至於的」。
人類的DNA和黑猩猩也不過相差1%田因齐,在那最後1%中奥斯特塔格,卻還有千千萬萬種不同。其中就有我們這樣的人,會想多一些,陷深一些,走出陰影更慢一些。
我就是這樣,怎麼,不可以嗎。
且接受自己的樣子,在水里呆著,並終將按照自己的節奏,重新浮出水面,勇往直前,笑容明亮。
P. S.
親愛的們,如果你也有極度難受的時候,想要嚎啕大哭凉拌蒜苗,想要傷害自己,甚至,想要結束一起,或者,什麼都不要想,你一定一定一定要做的就是尋求干預。
這些方式,對我有用,也許對妳多少也會有點幫助。
但是,請記得,它們不能取代對抑鬱的干預,請尋求親友喝專業的幫助。

近期的石小姐正在經歷著這十年來最可怕的情緒崩潰中 我嘗試著以上方式在自我調節中 我不能說 現在的我已經滿血復活 但可以肯定的是 我正在逐漸回藍 我很慶幸身邊有一群不離不棄的朋友 我也很感激這幾天朋友們對的關心 說實話 我也很討厭上個禮拜的自己 所幸 一切即將歸回正軌
謝謝你們的關注
你們真的很有眼光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49 2019 04 25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