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奥莉薇·瑟尔比六月,写张明信片给你-阿提卡的盐

六月,写张明信片给你-阿提卡的盐
-时间长河里的水滴-
No.48


大概是这样的,大学的舍友在群里发了一张明信片,说:
陈送我的明信片,竟然做书签用到啦2018。
我看是我2015年给她寄的【盛唐】系列,上面画的是穿淡黄色齐胸下裙和青绿上襦的仕女喵手(爪爪?)执纨扇,和随行穿西瓜红圆领袍的侍女喵在假山石前看荷花,荷叶如盖,荷花半绽逆天邪传,正是观赏的好时候。

背面我写了“夏天看荷花,清香似旧时”,然后写了上次去学校见到的一群白鹅赵美然,还以为是雕塑。她拍的背景大概是在温习的经济学的专业书,说,当书签好好用。还问我有印象没。
当然有啦,那时候大概是想起了上学时候学校湖边的荷花了,之所以在整套片子里挑这张寄给她大概也是这个原因。

我是喜欢寄明信片的。
在湘西,对面是酒吧的喧闹,小小的文创店的空气自顾自流淌,我坐在高高的吧台椅上,一张一张慢慢写我在沈先生老家看到的山水和想象中有什么不同,写沱江水底柔柔飘摇的水草,真像秀发,写江畔吊脚楼上都是各式各样的客栈,写湖南人爱吃辣,河虾炒青红辣椒看着真好看。
在帝都铃木食堂外面的长椅上,亮闪闪的小彩灯下,手机被冻得关机了,我呵着手写在故宫买的明信片,在画着碧桃花的明信片上写“看到西堤的碧桃花想想它花开的样子”,在曹知白的雪山图轴明信片上写看不到下雪的帝都的遗憾,在盛懋的秋江待渡图明信片上写“愿踏遍万水千山,归来仍旧是少年”;在《故宫的鸟》套集里挑出一张写给“周旋久”的友人“愿有一天停留在某个地方只是因为喜欢和愿意。离开也是。”

还有盛唐猫咪系列邓讴歌,我甚至还记得寄信的是个春末夏初,工人路两边的槐树柔绿的叶子舒展,路边有卖甜瓜和西瓜的,我把写好的一整套的明信片放进邮筒,心里祈祷它们不要丢失在路上。

我也收到明信片。
前一段姐姐去成都玩,问我要带什么东西,我说给我寄一张明信片吧。
她寄了一张刺绣的,一张木质大熊猫的,用信封包好了寄过来,她不知道明信片直接贴了邮票就可以寄了。

武玄去年给我寄“时光驯服一切”,今年寄“扛剑走江湖,抓把花生逛大街”。
王艳给我寄阿里山的小火车,邮票上画的是酪梨侯凯文,牛油果,写“叫我如何不想她”
小燕给我寄兰茨胡特的红顶屋,邮票上画的是桔梗花。
小树给我寄灯火中的乌镇。
陈丽洁给我寄白天的周庄李诩君,写“遇一人而白首,择一城而终老”。
小忽给我寄青岛“从安娜别墅看天主教堂”,说海边许许多多可爱的海鸥。
阿絮和寻给我寄了武汉的黄鹤楼,她们俩一个在喝桂花奶茶,一个在等拿铁。
时光好像凝固在了这一瞬。

给我寄明信片最多的,是循。张威凯
我在她的明信片里见过西湖的枫叶,茅家埠的茶园,虎丘的雪,同里的黄叶贺太太的前夫,西安的唐英俊,明孝陵的二月兰,有古剑一的紫胤陵越和屠苏,古剑二的沈夜谢衣乐无异……
如果说收到最长情的礼物狙击南宋,大概是有一年她二十四个节气,每个节气给我寄一张明信片,是我们都喜欢的张春的摄影。

她在春分时候写北京的雪,像清丽的夜樱,她脑中却忽然浮现:“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惊蛰时候写“再熬一熬吧,人穷志短,春天快些来吧”五胡烽火录。
立夏的时候,写某天一人在家,想有一个悠长的假期,在家窝着听“风吹绿叶像落雨”。小暑时候写雍和宫的老槐树,“绿叶映红墙,可以画画了”。

大暑的时候写阿宙“他是如此恣意的少年,便是轻狂些,也是该然”。
立秋写“秋风起时,又该有美食佳脍。”写去圆明园赏荷,惋惜它本来的样子却只能存在于文字里,想象中了。
秋分的时候,写“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利普尼茨卡娅。写刚看到的一首长短句:“白露早,寒露迟,粗茶冷暖布衣衫。秋分晚,秋露寒,风雨莫道人崎岖。三百六十天,一岁复一岁,春蚕小雨人不去”。
冬至的时候写:“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
如此,一年就过去了。
每收到一张福州飞云峡,我给她写一张回执,写立夏:
绿树荫浓日渐长,收到了立夏。青瓦故檐前一株老树,柔叶欣欣,葛针离披,“斗指东南,维为立夏,万物至此皆长大,故名立夏也”,印章分辨不出是否为一只小蚁。
早上上班阳光耀眼,蔷薇、月季开得似有颓势。路边院墙内一座老房墙上蜿蜒一株紫藤,似乎已然开败。我住此三年,竟未曾赶上花期。
写芒种:
收到了芒种,我一直以为已经@ 过你了,原来没哟。但我肯定已经想好要说什么。远山默默明智玉子,近山雍雍,生命盛大,麦梢青绿泛黄。农人巡视麦田,像国王巡视国土。小小印章,是一穗麦子。我喜欢麦田。
写白露:
一半青天一半云,白云一点鸿奥莉薇·瑟尔比,鸿有种一伸手就能拈起的感觉,青天是白露:“水土湿气凝而为露,秋属金,金色白,白者露之色,而气始寒也”。
印章我仔细分辨方看出是小小的人字雁阵,一只雁像一滴露。快中秋了,真是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又,盼秋来,秋来我病,真不幸。
最后一张是:
放假最后一天,收到最后一张明信片 :) 大寒,十二月中,解见前神薙。“前”大约指小寒,小寒是十二月节,月初寒尚小,故云墨门飞甲。月半则大矣。
——小寒真的寄丢了,我在网上找的注。大寒水漠漠,山默默,鸭蛋青的颜色,雪岸绵延,孤鸿渡水,印章是年,是寒尽不知年,是寒尽即是年。
我的一年也这样过去了。
那是2013年,于我来说可能是最漫长的一年,但这些片子应该是给了我许多温柔的力量。

今年春天的时候
买了两套喜欢的太太拍的帝都四季
大概就是下面的样子




想在六月寄给你
欢迎在后台发给我
地址邮编和姓名呀
如果想要春夏秋冬中的哪一个类型
也欢迎注明哦


阿提卡的盐
植物|文字|诗歌|音乐|月亮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81 2017 07 01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