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周逸群假矜持还是真拒绝…(1113) 【天生神医】--六分书店

假矜持还是真拒绝…(1113) 【天生神医】:-六分书店


1
徒步而行,古枫是铜皮铁骨自然没问题,苏曼儿却是细皮嫩肉娇弱无比,虽然她独立生活了近十年,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步行,特别是像现在这样六公里长的径走,她是一次都没有过,更何况这会儿她还穿着长达一根手指的高跟鞋呢!仅仅只是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苏大小姐已经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了,偏偏这个对现代社会一无所知的菜鸟还滔滔不绝得像是有十万个为什么似的,不停的问这问那,更是弄得她叫苦连天,“停,停,我不行了,我,呼,我走不动了!”才走了几步路呢?这就不行了,真是娇生惯养。这种话,古枫自然只敢在心里说说,看着她脸红耳赤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心中不免一软,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道:“上来吧!”“你,你要背我?”苏曼儿看着那宽厚结实的背忍不住连咽几口唾沫,走得脚趾头都快抽筋的她真的很难拒绝这个充满诱惑的邀请啊。“嗯!”古枫点头,那些圣人说的男女授受不亲,他认为纯属扯淡,面对美女的时候,不好好的亲近亲近怎么对得起自己呢?苏曼儿左右看看,没人,而且自己今天也没穿短裙不怕走光,周围的风景又如此优美,真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自己想不放纵一回都不行了,于是又故作矜持的犹豫一阵,这才轻轻的趴到古枫的身上。女人成熟柔软的身体紧贴于他的背部,一股熏人发醉的发香体香扑鼻而来,古枫只感觉身体里的血液迅速的炽热起来。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稍稍平息浮臊的心神,双手托着她的腿往前走去。苏曼儿的身材虽然高佻,但古枫背在身上却犹如无物一般,健步如飞的走在东部干线上,成为一道奇观,引得来往的车辆狂按喇叭。苏曼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背,那种感觉奇异,忐忑,羞臊,温馨,幸福,安全……复杂得不得了,不过,她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六个公里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苏曼儿感觉里,这段路真的太短了,她多希望有人可以永远这样的背着她啊。这个片段是短暂的,但留给她的映像却是深刻的,以至她在往后的几年里,甚至是后半辈子的几十年里,每每回忆起来的时候,心里都充满了甜密与温馨。然而,快乐总是很短,痛苦总是很长,时间会走,日子要过,下一个出口到了……出到人来车往的大道,苏曼儿自然不好意思再让古枫背着,浪漫是好,可是当庭百众的把肉麻当有趣那就太寒碜人了。恰好这个时候一辆公车驶来,苏曼儿就扯了古枫一把,领着他上车了。周末的公车钱枫周怡,总是要比以往时候更挤一些,下车的人没有,上车的却不只古枫与苏曼儿两位,被三挤两挤的,两人就面对面的站着,中间,仅仅隔着不足三公分的距离,若是情侣,肯定是不介意的,可是这两位明显不是,所以面对面的时候,脸红耳赤有种说不出的尴尬。“吱!”的一个刹车,虽然不是很急,但也使古枫前倾了一下,虽然他是可以使用点千斤坠的功夫使自己不往前倾,可是那样做太假真经了,该无辜的时候就要装无辜嘛,所以古枫很无辜的轻撞到了苏曼儿的身上,大嘴也像是啄木鸟似的在她脸上啄了一下!这张白里透红的俏脸,他早就想亲了,如此良机,哪里肯放过。苏曼儿的身体被古枫轻撞一下,整个人都麻了似的,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已是微微一凉,待得意识到什么事的时候,不免嗔怪的横了古枫一眼,一张脸也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了。今天的公车司机显然很猥琐,因为他像是故意配合古枫似的,动不动就来个点刹,急刹,虽然苏曼儿已有防备,把俏脸转开了,可是避无可避的身体还是时不时的和古枫发生激情的碰撞。刚刚是后面,古枫还可以忍受,可现在却是面对面,原本还很享受的他很快就觉得不妥了,某个部位挺起了,当庭百众,众目睽睽产生这种变化,古枫也尴尬得不行,脸红得像关公一样,他也不是没脸没皮的嘛!苏曼儿显然也感觉到了,心慌意乱的她为了避免因尴尬而当场羞死,故意视而不见,可是……这纯粹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她被撞得魂都快没了。适度的猥琐,那是个性,可是太过猥琐,那就是无耻了,自认为风流并不下流的古枫不想再这样出丑了,终于使出了千斤顶……呃,千斤坠才对。这下好了,任那带着情绪开车的司机怎么刹车,古枫也撞不到苏曼儿身上了,可是很快,他的脸上就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他不撞别人,别人撞他啊,一个温软如玉的躯体,从背后时不时的撞过来,有时好像是故意似的,力道颇重。古枫疑惑的回头,却看到一个妙龄女郎满脸羞愧与抱歉的看着她,然后又恼怒的瞪了她后面那人一眼。越过妙龄女郎往后看去,古枫看到了一张比他要猥琐很多倍的脸,也看到了他那极为下流的动作,司机明明没刹车,他也照撞不误,他撞妙龄女郎,妙龄女郎撞古枫,古枫撞……呃,苏曼儿是那么好撞的吗?若换了这吃豆腐的人不是古枫,肯定已经发生下半身残疾的杯具了。妙龄女郎的姿色不俗,甚至好像要比苏曼儿还要好看一点,但古枫还是觉得苏曼儿比较顺眼一点,毕竟已经相处了一天一夜,多少有感情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一夜夫妻百日恩嘛,现在虽然还不是,但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摆明是迟早的事嘛。不过,看着妙龄女郎那张难受的脸,古枫仍是觉得有些难受,英雄救美这种桥段太恶俗了,所以古枫决定让她自救,把昨夜在书房里贪好玩别到衬衣口袋上的钢笔悄悄的递给了妙龄女郎,他看到苏曼儿父亲的遗照上就是这样的。妙龄女郎很被动的被前后夹攻,心里正觉难受呢,不防大腿却被一个坚硬的东西顶了一下,又恼又羞又吓了好大一跳的她赶忙低头看去,却发现是前面的儒雅帅哥正悄悄递来一支钢笔,原本还闹不明白他这是干什么,送定情信物也要看时间场合的嘛,可是再一想,顿时心领神会的向他抛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妙龄女郎接过了钢笔,不动声色的拧开了笔帽,悄悄的把钢笔放到了臀后,尖的那头对着后面的猥琐男。猥琐男见前面的女人被自己三翻几次的吃豆腐都没敢吱声,猜测这是个沉默内向腼腆的女人,于是更是色胆包天的恶向胆边生,在司机又一个急刹的时候,他几乎是下猛劲的用下身撞向女人的臀部。结果,可想而知,杯具发生了,猥琐男发出凄厉动人的惨叫,捂着血流如柱的下身倒了下去。
2
老天作证,古枫一点也不想发生这样流血事件,他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怯怯懦懦的女人会拧下笔盖制造如此血案。不过,那猥琐男也真是的,占点便宜吃点豆腐就算了,干嘛下那么猛的劲呢?你真把这女人当成是你家的吗?这回好了吧,没吃着狐狸惹一身血了。女人仍是紧握着那杆笔,脸色虽然有点白,可是看着地上正哭天喊地的男人却极为冷漠。最毒妇人心,果不其然。古枫心寒的想着,回头看去,却又觉得错了,因为苏曼儿的心肠一点都不毒,她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想比之下,还是她更耐看。苏曼儿见古枫看她,免不了习惯性的又赏他一记白眼:谁让你多管闲事的?古枫很无辜的苦笑,楚楚可怜的看着她: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这二位正眉来眼去呢,那边却已乱套了。“蛇哥!””蛇老大!”“你怎么了?”“……”那猥琐男一倒地,整个公车就响起了七嘴八舌的惊叫声,真是不叫不知道,一叫吓一跳,古枫愕然发现凌霜降,这里竟然有一半是那猥琐男的人,难怪他敢如此肆无忌惮了,原来是仗着人多势众有恃无恐呢!女人的脸色变得更白了,握着钢笔的手更用力,指节都发白了笑娶五夫。众喽咯七手八脚的扶起了那猥琐男,没等看起来奄奄一息的猥琐男说话,几个眼尖的已经发现女人手上握着还带血的钢笔,迅速明白了怎么回事。“三八,你TM不想活了!”一个红发鼻环男冲过来,扬手就一巴掌扇到女人脸上,可是那手只伸了一半,却像是被马蜂扎了似的惨叫着收了回来。原来女人用手中的钢笔在那红发鼻环男就要打到她脸上的时候,很重的扎了他一下谢秋萍,用的当然还是笔尖。好一朵带刺的玫瑰,可惜古枫一点儿也不喜欢。女人先是弄得猥琐男受伤,这会儿又把红发男给扎了,这无疑是连续两次去捅同一个马蜂窝,几个男人几乎同时抽出了刀子,怪叫着朝她扑过去。杯具又要发生了,一朵鲜花马上就要惨遭摧残!这一伙人多势众,个个穷凶极恶,车上的乘客人人自危,连司机大老都吓得不敢再发动车子了,谁还敢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古枫这个时候要再不站出来那就太对不起观众了,不过他还是没站出来,倒是伸手拉了一把那个吓得发呆的女人,把她猛拽到的身后,使自己首当其冲的面向刀光剑影。眼看三把刀子就要扎到古枫的身上了,车厢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呼与叹息声:枪打出头鸟,刀砍地头蛇是什么意思知道吗?不知道的话眼前很快就有版可以看了。谁都以为,古枫肯定要被乱刀砍倒在血泊之中了。然而,事实却不是那样,枪打出头鸟未必,刀砍地头蛇倒是发生了,因为出头的鸟要飞得够快够猛的话,枪是打不中的!古枫的出手一向不慢,而且还很猛,仅仅是电光火石之间,众人只觉眼前一花,然后便看到那三把刀子到了他的手上,而那三个男人,却已经躺在地上装死狗。谁都没看清古枫是怎么出手的,谁也不知道他又打中了三人的什么地方,大家唯一看到的,那就是这三人躺在地上,像是死了一般没有一点动静。那班乌合之众原本就是欺善怕恶之辈,平时最多就掐掐软柿子绝色军师,遇到个硬的,也是人多欺负人少,可是面对这个像是武侠电影里偷溜出来临时客窜一把英雄的高高手,他们很有自知之明,就算人再多上几倍,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来啊!”古枫一手扬起,一手伸向他们,双腿扎成了马步,竟然完完全全盗版人家太极张三丰的起手势,不过好像佛山黄飞鸿也喜欢玩这招。那班乌合之众面对他的挑恤,竟然个个都表现得无动于衷,甚至眼中还流露出无法隐藏的寒意,躺在地上的那三位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呢林爱儿,谁还敢上去找死啊!没人过来是吧,没人过来我不会过去吗?古枫正准备过去揍人呢,却不防身后衣角被人扯了扯,扭过来头来,却发现苏曼儿怯怯的看着他,另一只手指着已经打开的车门,那意思不言而喻:当家的,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古枫正有点兴起呢,可是看到苏曼儿那柔中带凶的眼神,只好颓然的罢手!苏大小姐的河东狮吼,他虽然扛得住,可是能不扛的话,最好还是不扛。拱手抱拳,冲那一帮哥们说:“诸位江湖兄弟,在下今天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一步,改日再会……”改日再会?一帮地头蛇听得心惊胆寒,那班观众却是啼笑皆非,倒是苏曼儿一个头两个大,这家伙的疯病又上来了,为了不再丢人现眼,几乎是强硬的把他拽下了车。那个制造了血案的女人自然也跟了下去。“MB……”见这煞星终于走了,一帮地头蛇这才大松一口气,破嘴就要大骂,可两字刚出口,嘴巴却像是被突然寒了一只透明的红薯似的,张着合不上去了!那个煞星,竟然又回来了,沉着脸,低着头向他们走来。一干人等吓得差点像女人尖叫起来,特别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红毛,目瞪口呆的看着古枫走到近前,脸上已经没有一点人色了,双腿抖得像是筛糠似的。“嗯?”古枫只是轻轻的一声冷哼,可效果却要比苏曼儿的河东狮吼厉害多了!红毛受不起惊吓,一屁股跌坐于地,裤档都湿了,嘴里结结巴巴的道:“大,大爷,饶,饶,饶命。”“好狗不挡道廖芳华,闪开!”古枫挥手,像是在赶一只讨厌的苍蝇。红毛立即连滚带爬的向他的兄弟们靠拢,可他的兄弟却像是嫌他得了非典似的猛地往后缩,原本密实无缝的车厢,硬是挤出了两米见宽的地方。古枫看也不看他们,自顾自的低头看来看去,看了好一会,脸上才露出点喜色雪之梦简谱,捡起地上的一个钢笔盖,头也不回的下了车。“呼~~~”待得确定他真的走了,众人才不约而同的齐齐呼出一口大气,他要继续留在这里,他们肯定要憋出心病来的。定了定神,那个捂着还在流血部位的猥琐老大终于恢复了点威风,声音却还不敢太大的朝着司机喝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去医院!”他们要劫持公车?非也!下一站医院。
3
古枫下车之后在人群中找到醒目的苏曼儿的时候,却已不见了那个女人,虽然他并不是那种施恩图报的人,可他图不图是一回事,人家报不报又是另外一回事,像那谁说的:这是态度的问题。老子费了那么大劲救了你,竟然连句谢谢都没有,M的,下次见了铁定推倒你!古枫在心里愤然的想。那位是拍拍屁股走人了,可这里还有一位板着脸的姑奶奶呢,苏曼儿等到了古枫之后,一句话不说就往前走。古枫不知道自己又哪儿踩着她的尾巴了,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花开两朵,各表一支。话说那坐宾利车的老头晕晕呼呼浑身不自在坐在车上,别说是抛锚在路边的苏曼儿与古枫,就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了。“老爷,你是不是感觉很不舒服?要不要我先载你去医院?”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老头苍白的脸色,不禁关心的问。“先载我回家!”老头非常倔强的冷哼一句,这就闭上了眼睛,却是无力的靠在座位上呼呼的喘气。司机再没敢多话,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往深城最出名也最豪华的帝景别墅区赶。宾利车驶进一所独门独院的豪华别墅,花园的大水池边上正有一个妙龄芳华绝色天然却面如冷霜的女孩正在给大池中给鱼儿投食。这是一副唯美优雅的画面,任何人看了都会有种赏心悦目的感受,可是如果定睛细看,这种美感不但会打折扣恐怕还会荡然无存,因为女孩喂给鱼儿的并不是普通的伺料,而是血淋淋的生肉,池面上看不清鱼的模样,只见血水在翻腾,投下去的生肉瞬间被抢食一空。是的,这池中所养的就是异常恐怖的食人鱼,一个女孩喜欢摆弄这么血腥的玩意儿,其性其情就耐人寻味了。女孩艳若桃李却是冷心冰面,仿佛全世界都欠了她的钱一样,当她看到宾利车上的老头缓缓走下来的时候,脸上才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喜色:“爷爷,您怎么回来了寒王冷妻?”“呵呵!”老头强打起精神笑笑,“丫头,爷爷回来高不高兴啊?女孩点头,脸上的表情也稍见缓和,“爷爷周逸群,您也真是的,大老远的回来,怎么事先也不打个电话,我也好去机场接机啊!”“我想给你个惊喜啊!”老头笑笑,慈爱的看着他的孙女丁寒涵,他膝下第三代暂时唯一的骨血。“过几天就是我乖孙女过二十岁的生日,我怎么能不回来呢!”丁寒涵终于笑了一下,虽然是微不可闻的笑意,但对她来说,已算难得了。也只有对着最亲最爱的人,她才会露出如此真致的情感。“你爸爸呢?”老头一边往别墅走,一边问谭咏鳞。张夏珍“爸爸人在汕城,我看看能不能联络到他,告诉他您回来了!”丁寒涵说着掏出了手机。“跑汕城去干嘛?”丁寒涵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听说是社团……”“哼!”老头闷哼一声打断了孙女的话,“社团社团,一天到晚就忙那点烂事,做黑的,做得再大又有什么用?见不得光,见不得人,像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样,他怎么就不能学学你叔叔,安安份份的帮我,帮集团做事……”老头正说着,突然感觉眼前一阵发黑,天旋地转的,顿时就站立不稳跌坐于沙发上,胸口一紧紧发闷,胃里翻江倒海的,“哇”的一声,终于忍不住又吐了出来。“爷爷,爷爷,您怎么了?”丁寒涵顿时就惊叫了起来,“阿布,杜管家,快来,快来啊!”司机阿布与杜管家闻声赶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也吓了好大一跳。“杜管家,赶紧给彭院长打电话,快!”丁寒涵慌忙的叫道,眼泪都已急出来了,叭叭的往下掉。“小姐别急,我这就去打!”惊慌失措的杜管家这才醒过神来,赶紧的打电话去了。吐了好几口的丁老头总算感觉舒服了一点,伸手抹抹孙女脸颊上的泪,“丫头,别慌,爷爷没事记李将军归来!”“爷爷,您这是怎么了,您别吓我好吗?”丁寒涵一直是个性格倔强的人,可是现在看到最亲最疼爱自己的爷爷出事,她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没什么,可能是回来的路上感染了点风寒。没事,小问题罢了,一会让彭院长看看就好了!”丁老头慈祥的轻拍孙女的肩膀,“丫头已经长大了啊,怎么动不动就哭鼻子呢?看看,像个小花猫似的,一点都不靓了啊!”卫寒涵只是抹了抹眼泪,什么都没说。丁老头假装轻松的笑笑,心头却始终挥不去那股闷郁之意,可是他却不想让孙女看出来,“丫头,你前几天给我打越洋电话不是说你会做点心了吗?爷爷有点儿饿了,你去做点给爷爷偿偿好吗?”其实,这会儿丁老头一点胃口都没有,不但今天,接连几天来食欲都很不佳,他只是想借故支走孙女,怕自己一会儿忍不住又吐出来让她看见罢了。这个孙女的性格是怪异了些,但他真的有种说不出的疼爱,一直视为掌上明珠,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溶了,宝贝得不得了。他在法国那边事情很多,可是他知道孙女的生日临近,再顾不上忙碌,放下了手头上所有的事情,回来亲自给孙女筹办生日了。丁老头是个重感情的人,同是也是个念旧的人,更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丁老头原名丁益,土生土长的深城人,现在是全球排名一百,员工超过五万名的益盛集团董事长。可是谁能想到,现在身家上百亿的丁大享,在四十年前的深城却是个外号被称为丁不四的脓包呢!那时候深城并不像现在这么繁荣昌盛,它仅仅只是一个小渔村,村里基本有点能力的人都能种田,驾船,打渔,晒咸鱼。丁益的外号之所以叫丁不四,那就是这四样都不会,种田没收成,驾船怕晕浪,打渔网网空,晒咸鱼都生蛆,是村里窝囊得不能再窝囊的人吞噬成尊。随着小儿子的出生,原本就紧巴的生活更显窘迫,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被逼无奈之下,丁益独自偷渡去香江寻求发展,没曾想这一去,却让他在香江站稳了脚,在渔村里什么都不行的脓包丁不四,没想却在做生意这行上具有极佳的天分,先是摆地摊,后是开杂货店,然后是做商行,生意做得越来越大的他最后竟然做到了法国,然后成立了现在的益盛集团。随着渐渐的稳定,他有了回来接老婆儿子过去的打算,可是因为条件限制,当时他只接走了小儿子,把大儿子与老婆留在了内地。直到数年后,他终于有条件了,要把大儿子和老婆都接过去的时候,却得知十六岁的大儿子已经沦落黑道,还成为了一个小帮会的头头,怎么劝也不听,怎么打也不行之后,丁益只好无奈的听之任之,亲生的儿,心头的肉,难道真的把他打死吗?几十年过去了,随着年纪的老迈,思乡之情也愈发沉重,特别又遇到这次金融风暴之后,丁益已经有了回家的打算。其实,这一次他回来,除了想给孙女过生日之外,也是有心想和大儿子商量一件重大的事情,他准备投巨资在内地发展,由大儿子来管理,但前提是他必需解散帮会。丁老头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未免有点一厢情愿了!俗语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强求,未必有幸福的!
【追书方法】:点击阅读原文,追更不等待……

更多劲爆,更多精彩点击阅读原文哦↓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1 2017 07 18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