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喜妻洋洋大江摄影作品欣赏之二十二-心学摄影

大江摄影作品欣赏之二十二-心学摄影



心学摄影
这是一个影友作品的展示空间;
也是一个影友相互切磋技艺的空间;
也是一个影友实践艺术创作的空间;
同时,这也是一个作品赏析点评的空间;
………
总之,这是一个摄影爱好者自己的交流、学习家园。
小编寄语
影友们好。我们这期继续分享大江老师的《山西纪行之四·王府记忆》。随着采风的进程,我们来到了素有“民间故宫”之称的王家大院,面对相同的建筑题材,大江老师另辟蹊径,避实就虚地将主题凝结为“记忆”与“回味”。为此,黑白照片蒙上了怀旧的暖色,影像中漂浮着岁月的坎坷、历史的宿命、以及作者望物生情的感慨与淡淡忧伤的诗情。
点击蓝色字即可自动连接《大江摄影欣赏》
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
《山西纪行之四·王府记忆》
———江汀
随着一幅幅影像重现眼前,此刻,仿佛又回到“王家大院”的那个亲身经历过的时空,耳边“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再度掀起心潮的波澜。
我的情感、我的思绪、我的身心爱不释手造句,如再次踏上故土般的兴奋,如再度重逢般的五味杂陈……
抑或,这就是“记忆”的味道吧。
“记忆”与“记录”的冷漠复印不同,更具有人性的温暖、感性的情愫,精神的气质、幽默的睿智。一言以蔽之,就是具有更多的人情味道与文化的气息黄庭立道。
忽然,想到黎巴嫩大作家纪伯伦的一句名言:“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
而这种“相会”,正是通过现代摄影手段实现的一种“时间的回归”、“情景的回归”,既一种“超越现实时空”和“超越现实情感时空”的“精神的回归”。
正是这种蕴藏在图像背后的“记忆”的“意象”,才是摄影存在的真正意义所在吧。
不仅摄影如此,凡文学、美术、音乐等各种艺术形式,无不是人类自身生活经验基础上的记忆物化。即便是超前的科幻故事,亦是人类通过思想之后的记忆阐述。
犹如我们仰望夜空,银河显现、群星璀璨,不由脱口赞道“今夜星辰好不灿烂!”但此时此刻又有几人能够想到,我们眼前那真实的星光却是亿万光年前从宇宙深处传来的影象呢……
2017.6.17于东京--
《一心存万象》
题诗除署名外均为大江所作

旅途|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溥仪墓。-屈原

远眺|远山云中立,翟山鹰庙宇绝壁悬。

白云|龙吟祥云出,虎啸风声动。

晴日|长绳难系日,自古共悲辛。-李白

入口|回眸百代光阴八一军婚网,尤如浮生过客。

探看|石狮仍盼顾,风云已千年。

纵深|槐树绿阴合,王家庭院深。

春光|乍看光影浑相似, 安得情怀似昔时。

守望|奈何昔人乘风去,白云千载空悠悠。

风云|今日云影下,不见去年人。

家风|春耕秋钓旧家风,门巷荒寒屋壁空。-陆游

基石|默默担千钧,豁然向春秋。

云纹|任凭狂风肆虐,吾自巍然不动喜妻洋洋。

敞怀|重门层层踏尽,难诉重重往事。

往昔|望眼无声处,惊雷憾心田。

门外|岁月深深深无底,白云浅浅浅随风。

邂逅|门为旧时门,进出无故人。

深宅|欲翔昂首面苍穹。

薰风|庭院层层深,时光日日消。

时光|浮云过眼逝,精华沉淀存。

乘风|无心亦无滞,舒卷在东风。-李中

空|谁言寂寞独矗立,自有清风常相随。

腾|云生梁栋间,风出窗户里。-郭璞

期|虽出匠人手,藏尽主人心。

阶|拾级恍入梦,潜心归故园。

盼|昔年望穿封侯日,却叹故人在何方。

对视|相对两无言,脉脉万重心。
|叹时代变迁,笑人心不古。

鼠|本是却懦夜中物,敢向光明争第一。
| 妙哉,以支干中鼠为台阶的第一级,其中蕴涵的文化不言而喻。

见|明在暗中现,踪随夕风逝。

槛|花木足下生,门庭自幽香。

仰视|白云本无情,何必问春秋。

照耀|时光易逝,梦断何方。

门庭|庭院深深深几许,乡愁依依依梦还。

往事|往往朱门内,房廊相对空。-戴叔伦

门第|雕梁画栋埋真色,迎客谁是当时人。

窑洞|古窑绝伦态,慨叹匠人心。
| 窑洞的此种建筑格局,令人叹为观止,赞叹不已。

望|隔窗望烟云。

窗|余香透棂台。
|按下快门,脑中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另类书僮,一心只读圣贤书”。

映|窗影伴炎凉。

攀|上上下下,来来去去。

登|高高低低,生生灭灭。

岁月|岁久水穿壁,常抚石生辉。

梯|步步登高上邓紫珊,缈缈入云端利平斯基。

苍莽|云过天颜改爵迹燃魂书,风来大地新金玄都。

怀古|庭院依然故人去,光阴不知空自流。

凭栏|风翻墨色层云染,天荒地老人不觉。

廊外|檐檐相对默默望,飞鸟不鸣庭更深。

远近|伫立增远意,倍觉日月深李存审戒子。

风声|往事如烟赵越天尽沐奕杉,独空守。

苍天|刺破层云辉耀目,穿透尘埃照人寰。

地平线|天地悠悠,岁月苍苍。

凌空|红灯似目灼灼望,过眼烟云留蚀痕。

远方|回首向来处,几度夕阳斜。

连结|一桥凌云连古今。

界|高墙界内外,光阴任穿行。

天地|天光云影共徘徊。-朱熹

时光|斜光穿朱户,潜影留此时。

过往|静者依然在,动者无踪寻。

光|此景时时有,今日是何年。

巷|心宽天自远,情深岁月长。

寂|无边光景一时新。-朱熹

墙|墙高遮望眼,苍云去悠悠。

思|乱云涌动日旦曲阿帝,思绪翻腾时。

时光|时光无情逝,光华岁月生。

延伸|昔人栖息处,一见洗尘心。

激昂|雄心浩渺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仰天|嗜吼千载无声响,欲飞空望云飘扬。

豪情|抬望眼、仰天长啸。

悠远|日转地旋光阴变,苍云无闲问春秋。

广宇|閬苑叠古韵欲海狂龙,烟云生诗情。

眺望|游人记得承平事,暗喜风光似昔年。-韦庄

时光|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苏舜钦

如梦|契阔知禅意,淳朴自风流。

哮天|寄身民家院,气宇撼皇城。
|不愧号称“民间故宫”,怎是一个“美”字了得。

斜阳|舞蹈弄倩影,夕阳思故人。

暖风|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李白

欢声|清风披笑语,红衫罩绿荫。

无语|无言自有无言意,尽在无声寂寥中。

云|云消云起时,飘渺有无中。

别|长亭道别去刘宇欣,萧萧鸠鸽鸣。

双飞|无奈风云幻曹赢心,比翼向何方。

邈然|遥望琼楼远,目牵黄昏近。

天地|黄天厚土人家,风物愁绪乡情。

道|本是昔时繁忙道,不堪今日人迹稀。

穹|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李贺

晖|韶光映风流,一梦归南柯。

魂|吟尽情难尽,青云向归程。
**********
《创作拾遗》
为什么采取彩色、黑白穿插的编辑手法呢?自问。
统一中求变化、和谐中求对比、平和中求波澜。自答。
当然,这也是结构上起承转合的需求,既体现了作品从自然的现实空间转换到回忆+思想的抽象空间以及再度回归现实的辩证认识,还表现了时间的流淌与持续。
其间个别地方还插入了全色或去色的色彩图像,一是追求变化与对比;二是表现回忆过程中,思绪的时而鲜明、时而朦胧的不确定性;三是避免视觉疲劳隔山取火,通过黑白和色彩的比较,在感受现场自然氛围的同时,更加深刻品味黑白图像中蕴含的意韵与味道。
在这里,色彩与黑白既是自然与抽象的对话,也是现实空间与逝去空间的一次碰撞……
如果你也对摄影感兴趣,愿意与他人交流互动,那就请进入“摄影与后期交流群”,和大家一起相互切磋。请加群主微信号:Z15901397288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6 2019 01 26  
« 上一篇 下一篇 »